<menuitem id="1jttb"><video id="1jttb"><address id="1jttb"></address></video></menuitem>
<cite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cite><var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var>
<var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var><var id="1jttb"><video id="1jttb"><thead id="1jttb"></thead></video></var>
<var id="1jttb"></var>
<var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var><var id="1jttb"><video id="1jttb"><menuitem id="1jttb"></menuitem></video></var>
<var id="1jttb"></var><var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var>
<var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var><var id="1jttb"></var>
<var id="1jttb"></var><var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var>
<var id="1jttb"><strike id="1jttb"></strike></var>

持牌消金年內罰單累計742.6萬元 貸后管理成難點

時間:2022年09月22日 16:59:29 中財網
  中國網財經9月21日(記者安然 朱玲)又有一家消費金融公司收到監管罰單。日前,重慶銀保監局發布的處罰信息顯示,小米消金因貸后管理不到位、消費貸款資金被挪用等,被罰款50萬元,同時相關責任人艾浩被處以警告。

  中國網財經記者統計,年內共有小米消金、北銀消金、上海尚誠消金、四川錦程消金、湖南長銀五八消金、陜西長銀消金、招聯消金七家持牌消金公司接到罰單,合計被罰金額742.6萬元,超過去年全年。

  業內人士表示,從2022年至今的處罰情況看,針對消費金融公司的處罰數量增加,顯示出在消費金融業務競爭加大背景下,暴露出更多的機構違規行為。另外,消費金融公司應摒棄“重貸輕管”的發展方式。

  小米消金迎開業以來首張罰單
  這是小米消金開業以來的首張罰單。小米消金官網顯示,小米消金于2020年5月29日獲開業批復,是全國第26家開業的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小米公司作為主要出資人,持股占比50%;渝農商行為二股東,占比30%。

  今年3月,小米消金發生工商變更,小米聯合創始人王川退出董事職位,新增季春江為董事。8月,季春江出任小米消金總裁任職資格得到監管核準。資料顯示,季春江曾在花旗銀行及摩根大通銀行任職,擁有多年的風險管理經驗,曾擔任宜信首席風控官、天星數科首席風控官。

  針對此次罰單,小米消金對多家媒體回應稱,小米消金高度重視監管意見,堅決落實監管的意見與要求。下一步,公司將深入開展內部反思與優化提升,進一步加強貸款資金用途審查,持續優化完善管理制度,防止類似問題再次發生。

  半年報顯示,截至2022年6月末,小米消金總資產96.61億元,凈資產14.12億元,2022上半年凈虧損9319.6萬元,較2021年同期擴大了43%,其去年全年凈利潤則為368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能否實現盈利對于小米消金至關重要,這決定了其獲得ABS資格的進程。根據監管要求,獲得ABS資格需滿足最近三年連續盈利等條件。而發行ABS是消費金融機構重要的融資渠道。

  今年2月,小米消金成功募集6.8億銀團貸款。5月,小米消金正式獲準進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

  七家機構共收742.6萬罰單
  記者進一步統計發現,年內共有小米消金、北銀消金、上海尚誠消金、四川錦程消金、湖南長銀五八消金、陜西長銀消金、招聯消金七家持牌消金公司接到罰單,合計被罰金額742.6萬元,而這一處罰金額已經超過去年全年490萬元。

  7月21日,北京銀保監局發布的信息顯示,北銀消金因互聯網貸款業務風險管理有效性不足、對合作機構管理不到位的違規行為,被責令改正并給予合計80萬元罰款。

  另外,陜西長銀消金因個人消費貸款資金被挪用、部分聯合貸款業務風險加權資產計量不足、部分存量貸款業務浮利分費、監管發現問題屢查屢犯等問題被處罰160萬元。

  而尚誠消金因公司線上貸款業務償債能力審查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以及線上個人貸款業務未按規定有效識別客戶身份被罰100萬元。此外,湖南長銀五八消金因個人消費信貸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和證券市場被罰40萬元。

  零壹智庫研究院院長于百程表示,行政處罰是央行和銀保監會針對金融機構的日常監管手段。從2022年至今的處罰情況看,針對消費金融公司的處罰數量增加,顯示出在消費金融業務競爭加大背景下,暴露出更多的機構違規行為。

  在他看來,隨著互聯網貸款、征信等相關監管辦法的落地執行,針對違規行為的處罰也將更加常態化。

  貸后管理成難點
  從持牌消金被罰原因看,主要有幾個方面:一是違規采集信用信息和違反個人征信規定;二是消費信貸資金用途流向管理違規、貸后管理不規范;三是夸大、誤導營銷,產品定價管理不審慎;四是對合作機構管理不到位。

  于百程表示,消費金融行業處于不斷規范、利率下降、持續數字化以及競爭者增多的格局中,疊加疫情等因素的擾動,消費金融公司之間的競爭更加體現為綜合能力的競爭,而合規經營,也是當下消費金融公司競爭力的體現。處罰中暴露出的問題,也為行業的業務合規提供了警示參考。

  中國網財經記者注意到,今年的罰單當中,小米消金、陜西長銀消金、湖南長銀五八消金的罰單涉及貸后管理。而今年以前的罰單中,有不少機構曾因涉及到貸后違規而被罰款,包括金美信消金、華融消費金融(現更名為“寧銀消費金融”)等。

  博通智庫資深分析師王蓬博表示,消費貸后資金管理一直是難點。個人消費貸款被挪用現象比較頻繁,導致2021年以來,各地監管部門針對金融機構信貸資金用途監管持續升級。

  “違反的主要是消費信貸本身的定位,就是用于真實場景消費,如果用于房地產和證券等市場,容易增加市場泡沫和杠桿率,損害的是整體市場的平穩發展。一旦出現問題,包括貸款人和機構在內都要受到不可挽回的損失,這有悖于發放消費貸款的初心,也不利于金融調節?!蓖跖畈┍硎?。

  記者注意到,消費貸資金違規進入股市樓市是信貸資金流向監管的重點,針對商業銀行也有較多罰單。對貸款用途審查屬于貸款發放機構的法定義務,且涉及到發放機構的審慎合規經營管理。

  對于機構貸后資金管與合規建設,王蓬博建議,消費金融公司應摒棄“重貸輕管”的發展方式,強化貸后管理,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穩定資產質量。他認為,另外還得依靠技術能力提升,比如大數據來監測貸后資金流動,或者依靠數字人民幣智能合約類似在技術,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貸后管理的問題。
各版頭條
久久精品国产网红主播